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十四章 剑士与猿猴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随处可见的温泉是尼普顿岛的一大特色,艰苦的修行、彻夜的苦读后,泡一泡温泉是这里最常见的休闲方式。

    带着淡淡硫磺味道的泉水,总是可以洗去劳累和烦恼,让人通体舒泰身心放松,阿什拉姆很快就喜欢上了这种让人着迷的享受。尤其是在浸泡过后,躺坐在热气蒸腾的石床上,品着尼普顿独特的果酒,真是一大乐事。

    讲究修行的尼普顿不会从外部世界输入美酒,自酿的果酒是一个例外。这种果酒是一种清冽的饮品,就算是狂饮也不会出现明显的酒精反应。

    相对于泡温泉,安妮特更喜欢这种甜丝丝的果酒,每次都会喝到肚皮饱胀脸颊微红。

    刚刚饱饮了果酒的安妮特此时靠在温泉外木屋休息间的椅子上,抚着小狗崽儿油亮光滑的皮毛,有些牵挂的问道:“已经十来天没有见过埃米尔老师了,不知老师是不是也在惦记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是啊,大主教阁下和大贤者,还有埃米尔老师,三人一起研究那尊石像已经有两周了,却没有任何消息,这让大家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估计很快就会有消息的了。”遥望着深渊寺庙的方向,阿什拉姆放下盛果酒的杯子,平静的说道,如果整个符文世界有谁可以解决石像的难题--那只能是正在精研石像的三位魔法大师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想请教您,”阿什拉姆转向同在休息间的帕斯会长,“我这次来到艾欧尼亚,也受了一位老友所托,寻找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,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。”阿什拉姆从包里取出一个样式古朴的项链交给帕斯会长:“这是老友的遗物,托我转交给他的弟弟,我想这人应该是一个剑士。”

    冀剑士已经长眠在恕瑞玛沙漠,但他的临终托付阿什拉姆一定会完成。

    找一个不知姓名的人如同大海捞针,但这条罕见的项链已经提供了足够多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在尼普顿修行的剑士很多,找起来恐怕不那么容易,但是这个项链很独特。云纹大剑……这好像是无极剑道的独有标记。”帕斯会长揉着额头想了一会,轻轻的一拍手:“哦,我想起来了,你要找的人或许是一个被称为易剑士的人,那是个非常有天赋的年轻剑士。”

    多年以前,两个剑士兄弟来到尼普顿,希望可以在修行上得到更多帮助。但他们修习的是罕见的无极剑道,元一协会能够提供的帮助少的可怜,所以在大多数时间里,这一对剑士兄弟都是在独自修行。

    “那个剑士兄长已经逝去了?真是可惜。”想到形影不离的剑士兄弟已经失去了一个,只留下孤独的弟弟孑然一人,帕斯会长就有些伤感:“等一会我带你去找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元一协会有专门的剑术练习场,但很多修行者更喜欢聚在僻静的树荫下,以方便交流和练习。比如说那片橡树林后面的空地,就是剑士们自己开辟出来的“试炼场”。

    树林后面空地上的杂草早已清楚干净,又用细沙铺垫平整,十几个人或坐或站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圈,观摩着中间的空地上六七个手持木剑的年轻人的演练。

    “那个持双手木剑的青袍年轻人,就是易剑士。”帕斯会长远远的指着。

    阿什拉姆并没有急着走过去,而是倚着一颗高大的橡树下,安静的观察着。

    易剑士的对手是个手持花剑的年轻人,剑势快如闪电,让人眼花缭乱。但易剑士的动作更快,看似轻飘飘的木剑突然毫无征兆的刺出,戳中了花剑剑士的手腕,花剑瞬间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已经获胜的易剑士竟然没有收手,剑势陡增,猛然朝着花剑剑士的胸口刺出。

    剑势浑厚雄烈,虽在木剑依旧力道十足,虽然双方都穿着藤甲保护要害部位,若是刺中了依然会受伤。

    “停!”呼喊声中,阿什拉姆打出一道风刃。

    风刃呼啸而至,“砰”的击中了木剑剑身。

    易剑士稍微一愣,恍若大梦初醒,急急忙忙丢下木剑取出随身携带的药剂,抹在花剑剑士鲜血淋漓的手腕处,诚恳表达着歉意:“真的很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。最近这段时间也不知是怎么了,我总是收不住招数,这几天已经误伤了好几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对练当中受些皮肉之伤着实常见,花剑剑士做出一个无所谓的表情,捂着受伤的手腕退到圈外。

    易剑士朝着阿什拉姆投来感谢的眼神:“若不是您及时发出风刃,我会伤害到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阿什拉姆头顶的橡木枝叶猛然震动起来,一团金光急坠,扑向易剑士。

    观战的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整齐的欢呼:

    “易,你的对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金毛猿又来找你练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我们打不过你,但我们很愿意看到你被金毛猿打败的狼狈表情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从橡树上扑下来的那团金光,赫然是一只猿猴。

    金色的皮毛,如同正常人类一样保持着站立姿势,这只金毛猿手持一根木棒,遥遥一指地上的木剑,示意易剑士和他(它?)对练。

    一人一猿,对练武技?若不是亲眼所见,阿什拉姆绝对会把这种事情当作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易剑士显然已经习惯了这只古怪的金毛猿猴的来访,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惊讶的表情。他弯腰捡起木剑,摆出一个很标准的起手式。

    金毛猿猴将木棍横在身前,朝着易剑士微微一点:这是对练双方动手之前的礼仪性动作!

    很难想象,一只猿猴竟然懂得这么多。

    最让阿什拉姆无法理解的是,金毛猿猴横起木棍之时,那份镇定从容稳固如山的气势,俨然就是一副武学宗师的风范。

    此时,在比武场周围的剑士们纷纷议论:

    “尼普顿精研魔法和武技,连岛上的猿猴都恍若宗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听说岛上来了一只精通武技的金毛猿猴,原以为所谓的精通武技仅仅只是动物对人类的模仿,现在看来并非如此,这只来自瓦洛兰南部密林里的猴子应该是某种以前未知的智慧生物……”

    前面空地上的易剑士已经和金毛猿猴缠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呼啸的剑气搅动起尖锐的破空声,易剑士的招数极快,纵横交错的木剑剑影亦真亦幻,精奇巧妙中隐隐蕴含着深刻的剑道真义。

    金毛猿猴手持木棍,看似随意的一挑一戳,却总是能够在最恰当的时机以最巧妙的方式破解对方的招数,还能用易剑士刚刚用过的招数做出有效的反击。

    阵阵清啸声中,木剑越来越快,如骤起的暴雨狂风。与之相比,金毛猿猴的动作反而会更加迟缓,手中的木棍好似沉重不堪,看似不经意间的胡乱挥舞,却透着古朴质拙的浑厚,总是可以把易剑士迅捷如电连绵不绝的攻击打的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木剑绽放出一片耀眼的白光,绵延的剑气闪烁不定。双手高举木剑的易剑士猛然高高跃起,恍如从天而降的流星。

    剑光刺破空气,传来密集的爆鸣,木剑上澎湃汹涌的剑气形成千百个大大小小的气旋,这些气旋瞬间形成威力强大的龙卷,龙卷裹着木剑,仿佛乍起的天雷,以最威猛雄烈的姿态陡然落下。<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