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六七章 危境暴起却忌器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正所谓,刚不可持,盈不可久。

    拼命之下的朱璃,虽然仗着奇招,一时之间,逼得两大凶将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可是,修为的差距,有时候,并不是拼死就能弥补的。

    赢发和李奴儿二人,不到半盏茶的时间,就稳下了阵脚,开始不慌不忙地反击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旦稳定阵脚的两大高手,联手之下,相辅相成,立刻就将朱璃,逼到了左支右绌、险象环生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青竹蛇儿口、黄蜂尾后针......”说的就是古人口中,最毒的两件事物,可是赢发的细剑,比这蛇吻、和尾针,更加毒辣和刁钻。

    一剑刺出,好比夜雨随风,不但无孔不入,还无声无息,专挑朱璃的要害下手;每每一剑,都能在朱璃的身上,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,让朱璃看起来,更加的凄惨和狼狈。

    至于使用判官笔的李奴儿,可千万不要小看此人。

    如果说双手兵刃,算是奇门兵器,那么判官笔,就是是实实在在的奇门兵器了;正如阳光的金丝软凳、还有文兰的剔骨尖刀一样,这种奇门兵器,走的尽是出奇制胜的路子。

    李奴儿看似人畜无害,可是能被世人,冠上凶将的名头,又怎么可能是良善之辈呢?

    只见其人,挥笔激昂,一如泼墨行文的豪兴书生,龙骧虎啸、指点江山;铁笔纵横之间,专封朱璃的周身要穴。

    人身的穴位总共七百二十个,可李奴儿专封其中最要命的一百零八个;只是这幅心肠,就知其人,绝非善类了。

    面对两大拱手的围攻,朱璃此刻,就像在刀尖上跳舞的戏子,一个不慎,就是万剑穿心的下场,岂能不危。

    心怀春晖意志坚,哪管前路多艰险,一心救父的朱璃,一如狂风肆虐之中的劲草,哪怕只有一丝空隙,他也要勇敢地弹起腰身,茁壮屹立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坚持、坚持,再坚持,他一定要坚持的曙光出现、一击必杀的那个刹那;劲草本弱,却可牢牢地固土培壤,作用何其大也!

    如果没有它们,不知道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中,又会多出多少荒垠的沙海了。

    三人之间的这场大战,龙争虎斗、惊险异常,着实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精彩、简直太精彩了。

    就连当然境的遒骷、施肩吾、梁伯,以及实力深不可测的朱洽和谭峭等人,也是心驰神往、赞叹连连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当口,三道身影,悄无声息地混入了人流之中,不显山、不露水,只是冷眼观察着校场上的战况。

    这三人,当然就是算命先生、刘海蟾、和武悼三人了。

    不提前两者,只说武悼。

    甫一站定,他就看到自己的弟子,竟被两名老一辈的高手,联手攻击着;几乎每一个瞬间,都有着殒命的危险,这不平的一幕,立刻就让这位昂扬的大汉,脸色铁青一片。

    见过不要脸的,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

    梁伯和三凶将,尽皆闻名已久;朱璃再怎么说,也是新近冒头的后起之秀,对方这样欺负人,简直就是没脸没皮、没羞没躁。

    不过,武悼并没有立刻冲上去,帮助自己的弟子,虽然他很想,可他仍旧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,他们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这件事,很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天下、未来无数年的太平,这就让他不得不遏制住了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就在武悼拼命压制冲动之际,天地之间,突然一阵昏暗。

    在那昏暗之中,一抹璀璨的银光,一如划破天际的流星一般,撕开了暗幕、划开了苍穹,斩断乾坤、迸发了绚烂。

    绚烂的银光,好似只有一刹那、又好似隽永无尽。

    刹那辉煌,带给观战之人的,却是永恒的回味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一声爆响,四野摇曳、长天漆然。

    末日的景象,再次来临;漆黑的天幕,一如狰狞的上古妖魔,张开深不见底的幽幽巨口,瞬间就将这方天地,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在那天地昏沉之中,一道身影,瞬间飙血飞出,正是一直锁穴拿位的李奴儿。

    这突然的爆发,让观战的所有人,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或许有人看出了门道,却也不敢确定;尤其是几个当然境修为的高手,以及那位算命先生,都面色诧然。

    如此突兀的爆发,赫然正是朱璃的绝技,

    爆发一击;后世有句话说的好,极端的压抑,如果不是狂猛的爆发,那么就是无声的消亡。

    被两大释然巅峰的高手,联手打压,朱璃积蓄的压抑、愤怒、和不屈,全都在一瞬间,通过爆发一击,发泄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势头,就像坝垒千丈,不及暴洪一击似的。

    甫一爆发,就似火山喷发、山洪咆哮一般,让猝不及防之下的李奴儿,立刻中招。

    这一击,不但突然,还十分迅捷,尤其是那璀璨的刀光,几乎就在惊现的一瞬间,就来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当他疲于奔命般地横笔去拦之际,忽然就感到,一股汹涌澎湃的巨力,一如湍急的洪流,猛地拍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立刻就拍得他五脏离位、喉咙发甜,身体不由自主地就脱离了地面,抛飞到了空中。

    天地仍旧昏沉,不知是朱璃有意,还是无意,李奴儿抛飞的方向,依旧还是朱琊压阵的方向,当那抹冷艳的血花,飞洒长空之际。

    就在这晦暗不明的天幕下,就在李奴儿抛飞远坠的方向处,一抹璀璨的金光,似乎和死阵之中,那抹璀璨的银光,遥相呼应一般,即刻暴起。

    金光辉煌,好似王者头上的九珠王冠一样,甫一出现,就炫耀得所有人目不能视。

    就在那抹璀璨的金光中,一将纵马、飞跃如龙,霹雳一枪、抡天裂空,猛地就向那抛飞空中的李奴儿,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找死!”一道急怒攻心的怒吼声随之传出。

    声音,显然是来自站在死阵一脚,阴然观战的梁伯;朱璃的爆发一击,是他始料未及的,当李奴儿被轰飞之际,明显让他愣了一愣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个一愣之间,那驻马死阵之外的朱琊,仿佛和自家大兄,心有灵犀一般,立刻就抡起了霸王枪,轰向抛飞当空的李奴儿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梁伯,急怒之下,企图先声夺人;只是,朱琊又岂会理会他这个老家伙呢?

    自然不会。

    如果说朱璃暴怒起来,是一头疯狂的老虎,那么朱琊一早就憋着一股愤懑,此刻暴击而起,更像一头狂暴的恶龙,对于梁伯的叽叽歪歪,更是置若罔闻。

&nbs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